2014年10月9日

圆桌二:创新筹资方式,资产交易与证券化

日期:2016年09月23日 11:50

和讯银行消息 9月21日,由新金融联盟、阿曼波&哈勒戴联合公司主办,天津港(600717,股吧)保税区、天津空港经济区管理为支持单位,民生金融租赁协办的2016全球租赁业竞争力论坛在天津召开,论坛主题为“驾驭经济逆周期”。和讯网对论坛进行全程报道。GE Capital 前常务董事Lou Vigliotti,民生金融租赁总裁万晓芳,平安国际融资租赁董事长兼CEO方蔚豪,广州越秀集团副总经理、广州越秀融资租赁总经理高宇辉就租赁创新筹资方式,再融资趋势,租赁与其他金融机构的业务衔接与融合,租赁资产证券化模式与路径等话题进行一些列的讨论。

  主持人:Amembal&Halladay执行董事Shawn Halladay

  嘉宾:

  GE Capital 前常务董事Lou Vigliotti

  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万晓芳

  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方蔚豪

  广州越秀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广州越秀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宇辉

  以下为圆桌嘉宾发言全文:

  Shawn Halladay:谢谢各位嘉宾,我们会探讨创新性的筹资方式。我们要谈的内容已经在标题中展现出来了,可能我们讨论的范围会远远超过证券化,之前的话题已经不需要介绍了,今天的发言人已经互相认识了。所以,我们直接进入讨论。

  下面我请在座的诸位回答我几个问题。问问题之前,我们的讨论要考虑到这样一个现实,筹资可能是最大的一个担忧,对每一个租赁公司可能都是如此,他们需要有持续性的资金,要考虑到它的成本尽可能地低。我觉得合理的,他们都是希望成本越低越好的,我们正在寻求一些低成本的筹资方式,并且数量要足够。我们知道,银行在许多领域是有自己优势的。同时一些小的租赁公司也面临着重重困境。和其他租赁公司比尤其如此,所以我想的事情就是,我们要承认的确是有很大范围的,出租人都是在座的各位,有一些金融机构和小的出租人,所以,我想问个问题,这个问题是针对所有类型的嘉宾。

  高先生我想问您的是,在您的公司什么是最大的挑战?你觉得,从融资租赁角度来说,对于中国的租赁行业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您的公司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高宇辉:这个问题如果从我自己的公司和全行业来讲,它的差异还是比较大。从全行业来讲,现在金融系的租赁公司,特别是有银行背景的租赁公司在筹资上相对容易,获取低成本融资方面有优势,低成本数量占整个租赁公司很少,5700多家公司里只占30来家,剩下大量的商务部管理的,我说的前者是银监会监管的,大量属于商务部监管的这两类内资试点和外商系的租赁公司在融资上遇到的困难和挑战有很大的共性。它高度地依赖于银行体系供给的资金,这样一类公司由于股东背景不同,没有很强产业背景的公司,换句话说没有母公司或股东单位能够提供征信措施的这样公司来讲,它的融资成本很难降下来。

  对于我们这样的公司来讲,幸好我们的股东背景很强,越秀集团、越秀金控在前期租赁发展过程当中给我们提供了很多信用支持。越秀集团下属企业现在发行债券利率基本都能做到行业第一,百分之三点几的水平。越秀集团在银行取得的授信基本能达到基本项数10%。但越秀的状况是不是行业里的代表性状况呢?并不是这样。

  对我们这样的公司未来最大的挑战来自于这样几个方面。第一,如何使我公司自己具有独立的融资能力,去年越秀集团,越秀金控去担保化情况下还能不能拿到这样低成本的资金?在进行资产证券化时,如何匹配我的项目和资产证券化成本之间的差异,挑战不是来自于我的存量资产,而是如何在未来开展业务过程当中,提前时资产证券化模式介入进去,融入到我的产品开发和项目结构化设计当中去。第三,在我多渠道资金来源当中,随着公司规模扩大,如何在流动性管理方面做到无缝匹配,长短期限错配当中有效控制流动性风险。

  Shawn Halladay:谢谢!我从您身上聆听到的是,现在可能还有一部分企业,您刚才也谈到了这些企业是有足够供应的。但要想降低成本的话,这还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在您的个案来说,如果要应用给其他人的话需要创造额外的融资方式,排除母公司之外的。很幸运的是,你现在是有一些投资者的,但还是有一些其他公司是我们接下来要探讨的,他们现在在其他领域还没有足够的供应,没有低成本的筹资方式。所以,他们是非常挣扎的,是不幸的。

  高宇辉: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出路就在于现在整个国家出现的资产证券化ABS趋势。我认为,ABS是解决大量租赁公司大量依附银行资金供给的根本出路。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如果租赁公司改变不了现在这个状况,一方面租赁公司要和银行抢业务,另一方面资金要来源于银行,他在经营当中不可能做到自己的进退自如,也不可能做到客户的优中选优,也不可能很顺畅地以现在融资租赁为主向经营租赁为主转换,2015年开始,资产证券化得到快速发展,2015年只有远东租赁做了一单,2014年很少资产证券化,2015年全国发行了两个数据口径,一个数据口径是622亿,一个数据口径是660亿资产证券化。今年上半年也是两个口径,一个口径是今年上半年已经发行了960亿,另一个口径说今年上半年加上私募已经900亿了。这样的趋势很好,大量覆盖了中小机构的融资需求。从结构来看,现在900亿,1-5亿ABS占42%,5-10亿ABS占24%,10亿以下已经占到66%,正好覆盖中小租赁公司的战略需求,所以,我认为未来解决大量中小租赁公司的融资需求,ABS是个非常重要的途径,无论行业还是别的国家。

  Shawn Halladay:谢谢!对于民生金融租赁而言,你们股权化的动力是什么?因为供应还是成本?还是你们的财务方面的问题?

  万晓芳: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是创新筹资的方式,对民生租赁来讲,两三年前我们就想从股权方面进行融资,关于这个主题和公司目前想去做的筹资努力也都是为了解决刚才您前面提到的作为租赁公司资金的来源多元化以及更低的成本,负债结构更合理化,伴随经营是一直需要努力去解决的问题。作为我们公司而言,股权融资一定是率先想去做到突破的,因为大家知道,股权融资的长期性也是一个公司股本实力的体现,对于股权融资来讲,主要是想增强我们资金杠杆的比例,更好向市场体现我们公司的实力,并更好地运用股权融资这样的渠道。谢谢!

  Shawn Halladay:我们已经听到了两个同事的讲法,关于股权化,而且目前发展得非常好,比如说目前的股权化,如果所有人都发展的话,只用股权化的话,你觉得以投资为基础的未来会怎么样发展?它的资金来源会在未来来自于什么地方?

  方蔚豪:这里翻译的股权化应该是证券化。刚才高总介绍过了,资产证券化去年开始在中国融资租赁行业有显著发展的市场,这是让我们非常欣喜的,2015年只有几百亿,今年看起来这个市场相信到年底会是个翻倍增长,资产证券化会有很多好处,会成为融资租赁公司的资金来源,特别是中小租赁公司,在市场发展优先A、优先B,或者优先C,把不同资产卖给不同风险偏好投资者,从而让融资者获取新的融资来源,再让融资者获取新的市场。

  对平安租赁而言,我们也非常积极地看待这个市场,我们主要的做市场证券化目的还不完全是为了融资,虽然我们现在做了资产证券化,在市场上获取资金的成本,在市场同类比较已经非常低了,但它仍然以我的主体信用到市场上发行直接融资,我指的不是从银行贷款,是从市场上,银行交易协会或交易所市场,我们去发债券获得的成本还是要高很多的。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为什么会做资产证券化的考虑呢?我相信很多大型租赁公司都会有这样的考虑,希望我能更多地让我的报表空间变得更加优化,让我的资产可以出表,从而让我们本身的杠杆率能够达到它实际应用的效果。因为金融公司租赁也是其中的一个门类,金融租赁公司资产负债率理论上可以达到92%,这个杠杆率是非常惊人的,基本可以达到12倍。商务部批准的融资租赁公司尽管条例有约定可以到10倍,但我相信很多在座的租赁公司,获商务部批准的租赁公司都会有感觉,其实银行对于融资租赁公司,特别是商务部批准的融资租赁公司是有内控的,超过85%就不会再提供融资了。这个差距其实是非常大的,一个杠杆6点多,一个杠杆就失败。金融租赁公司杠杆率非常高,融资租赁公司杠杆率可能是金融租赁公司的一半。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必须在ROA资产价格上要远远跑赢金融租赁公司才可能受到投资方的青睐,你的ROE也能达到同样的水平。所以,杠杆率的发挥对于商务部批准的租赁公司来说是非常关键的。这是我们为什么要做资产证券化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们的报表空间得到最大化的应用,从而提高我ROE的表现。

  报表出了之后现在做了五单,加起来规模将近600亿,下面还有将近100亿,有公募,有私募,这也会带来一些问题,出表后的资产究竟如何管理,可能未来的发展方向会成为一家租赁的资产管理公司,但这类资产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去提拨呢?这部分的资产将来出了风险之后,它诉讼的穿透或你承担责任的穿透是怎样被层层穿透的?这涉及到非常复杂的法律问题,你所转让的是租赁的债券或租赁的债权+物权,我法律的负责人告诉我,你的物权是很难转移的,只能转移债权,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认定它?债权在一开始形成时就有瑕疵,比如不适租的租赁物件,类似这样的情况产生时,当承租人违约时是不是对你已经出表的业务进行回溯,这可能都会带来新的问题。

  不管怎样去讲,回答刚才主持人所提出的问题,资产证券化对行业有非常好的收益,我个人比较坚定的是,融资租赁企业将来我们的资金来源,中小的不去说,随着你逐渐长大,最终资金来源两个,直接融资,资产证券化,银行融资会成为一种补充,这是我们目前最主要的融资上的考虑,希望尽可能加大直接融资的比例。

  资产证券化无论对中小租赁公司还是大租金公司,无论报表还是利润的目的,最核心逃不过的一点需要非常强的资产形成能力。背后都是投资人,如果一单、两单出现风险,市场价格风险升起来就是其次,但可能就再也没有人购买了。优质资产形成能力是使这个企业形成优良、健康发展最主要的前提条件。谢谢!

  Shawn Halladay:万女士,你觉得资产证券化最大的益处是什么?

  万晓芳:对我们来说,资金的问题是我们在经营中一直要解决的问题,从我们筹资来讲,无非是:第一,基于我们公司主体信用,我们自身的信用去向银行借款,去发债,作为金融租赁公司可以发金融债,一般可以发企业债、公司债,基于我们自身的信用。

  第二,基于公司持有的资产,就是资产支持型的证券化筹资。我认为,第一个方面,基于自身的信用可以无限扩大,比如银行的借款或发债,它还是有一定的限度,银行也会看你的资产负债率,发债也有一定的限额,基于资产形成的证券化筹资我也非常认同刚才几位嘉宾的观点,未来一定是我们要重视并且越来越广阔的筹资渠道和方式。它的好处在于,作为我们租赁公司来讲,在各家金融机构里,更有优势来做产证券化,因为我们是直接拥有资产,权属清晰,并且依靠资产进行筹资它能有效隔离风险。未来基于资产筹资的资金在我们还款方面,当然不是有意造成这种状况。如果有风险是基于这个资产去发行的债权,筹资出现风险和母体的隔离也非常好。

  第三,作为资产支持型的企业,基于资产和资产现金流来还款的,我感觉也是匹配性更强,一般在期限匹配性,还款来源匹配性也更强,所以,未来会值得各家租赁公司高度重视的筹资方式。

  作为各个租赁公司而言,基于自身信用和资产进行筹资,还可以加快自身资产周转,高度重视资产交易,高流转过程中也提高资金的使用率,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一个创新的模式。所以,在我们公司的经营中我也感觉,要重视,有高度的布局,对优质资产自身形成能力、管理能力以及经营能力是未来利用资产高流转、资产交易提高资金使用,并提高资产周转率的良好途径。

  Shawn Halladay:谢谢,您刚才提到了其中有很多好处,你们不会仅仅依靠这些信用,比如民生金融的信用,而是你会把这些风险转移,这样会承担更多的交易活动,并且实现资产证券化?

  万晓芳:实际因为我们股东是银行,民生银行(600016,股吧)大家知道是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的公司,基于强大的股东背景,我们获得的银行授信非常庞大,我们公司拥有3500亿以上的银行授信,但提款只有不到1000亿,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呢?我的融资渠道更多元,融资成本更低,融资负债结构和资产结构更匹配。所以,我们除了基于公司信用从银行借款之外还会基于项目在境外匹配一些海外低成本的资金,比如公司在飞机和船舶领域是做得非常有特色的两块业务。我们在飞机、船舶都很好地运用到了美国、加拿大、欧洲、巴西乃至韩国出口信贷的银行贷款,各个国家为了支持他们的一些出口,在出口信贷匹配上具有资金额度大,期限长,利率也相对较低的优势。所以,我们也会在银行监管方面,如果渠道更多元我们也去用,资金匹配度更好我们也会去用。

  Shawn Halladay:Lou Vigliotti,我非常期待你的一些观点,资产证券化是我们要倾听的一种融资渠道,Amembal也提到这样的问题,我们租赁也的增长达到42%,如果每个人都走证券化的路子,不知道这个增长率还能够保持,所以我对你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在美国见过好的,见过坏的证券化案例,你觉得证券化的益处到底是什么?

  Lou Vigliotti:很显然,就是低成本,这是一个益处,很多证券化都致力于实现多样化,我听过很多船舶或航空领域的融资可能都是一种单一的资产证券化,他们是可以做到的,但我们要看的是多样化,现在一些小的企业,我们可以举个手来看看这些小企业的情况,小企业也可以做的事情是你要多样化你的融资渠道,是有一些替代性的选择方案的。

  除了证券化以外,我考虑到的是在美国有一些替代方案,在中国不知道是不是适用,如果考虑一些替代的融资方案,你之前提到过建立一个专门的租赁公司,那这个钱来自于哪里呢?有一些其他的方式是可以引进另一个合作方来进行交易活动的,比如今天早上谈到的联合,但你也会考虑到引入其他的机构来帮你进行这种融资交易。

  在美国,就我所知,我们会有机会考虑到接触到比如说养老金基金,创新津贴等等,是有很多资金渠道、资金池来利用的。所以,除了证券化,我觉得我们可以看看其他的融资形式。还有许多其他的资金,比如家庭资金他们是资金量很大的,都是可以去利用的,你可以想要去看看的。

  Shawn Halladay: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今天早上你谈到了“联合”,首先我出售了交易给第三方,对于联合来说它的障碍是什么,在美国接受率比较高,它已经成为替代性的融资方式了,那么它的障碍是什么?如果我们越来越开放的话,那这些交易的背后是有许多细节的,请你详细讲一下。

  Lou Vigliotti:我在GE之前就是从事租赁公司的,在90年代我在租赁公司有工作经验,当我们最开始进入资本市场联合,GE公司销售人员面临很多的阻碍,他们说你干吗要拿走我的客户,然后把客户送给另一个金融机构,他们会认为我们偷走了另一个金融机构的客户。如果你充分显示信任度是没有用的,你要找到可信的合作伙伴,这是最终的归根到底的点,人是和人做生意的,交易方需要知道他们是有一些可信度的人在打交道,诚信度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找合作伙伴,你就要找可信任的客户,找到适合你的合作方。现在要找到这样的人是有很多的机会。不应该觉得这是在偷走另一家公司的客户。

  在这个行业中,我们要考虑的是在美国的设备租赁行业,我们发现它之所以能够奏效,是因为每个人都在看同一件东西,每一个人都想要实现自己客户、融资需求的最大化,再促进它的落实。我看待融资也会重视我的看法,但我也有一些合作伙伴,我会找我信任的合作伙伴,他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会非常乐意把他们带进来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我非常信任他们,会有一些阻力和宣传教育过程,但中国的租赁行业想要发展壮大的话,必须要适应它,必须要有一些信任的因素在里面。找到这样的合作伙伴就很重要的了,我们在美国做业务时,会和数千家银行或养老金机构谈判,每年会有20亿美金这样的业务,我们会和80个人进行谈判,你要知道养老金机构、租赁公司80个还不是非常多了,他们是可信赖的合作伙伴,他们每一年的合作伙伴数量是会发生变化的。所以,你一定要合作,这才是最重要的部分,让设备租赁行业在美国蓬勃发展,这是有很多信任度和很多的合作机会的。如果你能够这样做,能够很好地管理你的投资组合。你一定要把计划纳入资产组合当中,现在你已经实现了产品多样化,这可能需要你再做一些证券化的东西。

  Shawn Halladay:我想回应一下你的观点。这种创新的筹资方式会远远不只证券化,可能会包括使用其他投资者的客户基础或养老金、保险公司或者是这些家庭信托等等,这些不同的渠道都可以增加我们业务合作的成功性。

  方先生,在美国其中有一种解决方案,有一些很小的社区银行,他们会投资于这种租赁交易,我想问的是,在中国有这样一种选择吗?

  方蔚豪:我的回答是肯定的,现在看起来这个事情正在发生,资产证券化会发现背后的购买方式有哪些,得穿透去看,最后购买的都是银行会比较多。而这些银行大部分都是中小银行,中小银行、地方银行资金吸存是个问题,资金来了以后怎样找到高收益资产是个比较大的问题。你可能也听到中国有个词叫“资产荒”,他要去寻找,但资产获取能力比较有限,需要通过资产证券化产品来完成资产证券化布局。确实如您所说,资产证券化资产供给方中银行是主力之一。

  Shawn Halladay:我们想谈谈真正的创新,我有个针对高先生的问题,现在有一些金融技术融资平台得到了利用,在美国一些大的银行购买了一些企业,而这些都是购买了他们的金融技术平台,你觉得在融资租赁公司方面,金融技术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中国有怎样的趋势?

  高宇辉:其实这个进程稍微遇到了一点挫折,从去年开始比较兴盛的国内互联网金融,当然这个互联网金融不能代表互联网的全部,其中P2P里出了很多问题,现在遇到了严厉的监管。监管当中,一是禁止把大资产项目拆分成细小的份额,通过互联网平台发售出去;二是禁止金融机构借助这种互联网方式购买这类资产,使得这样的进程遇到了小小的挫折。

  从长期趋势来看,在资金的供给方和使用方,在现代科技技术的推动下,拉直它,降低中间的环节,减少这种交易成本,这是大势所趋。中国这方面的尝试我相信还是会继续推进,尤其Fintech主力还没有登场,因为今年以前商业银行由于过去在政策性保护下,特别是在利率市场化之前,利差是固定的,没有太大的动力在金融科技方面有大的投入。现在不同了,尤其去年以来,利率市场化的步伐非常大,导致按照过去的经营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了,倒逼大型金融机构强力介入到金融科技推广进程中,很多银行都提出要建立“智能银行”、“直销银行”、“智慧银行”,包括门店上有些银行引入了机器人投顾、机器人理财这样的方式,很快这些方式会通过大型金融机构实施扩展到租赁行业来。我相信,未来这块也会成为租赁行业融资的新兴渠道,我对此前景持非常乐观的态度。

  Shawn Halladay:谢谢!其他台上在座嘉宾还有什么要评论的吗?比如针对P2P的未来融资可能性有什么评价?

  Lou Vigliotti:我觉得你说的非常对,考虑到金融技术,在美国我们可能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许多银行都要错过,主要是关于和金融科技的融合可能会错过这个机会。所以,我们要做很多技术方面的分享,甚至金融技术融资方面的分享。现在美国有一些银行还不愿意走这一步,他们认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很难走互联网这条道路,可能使用方式也不太适应。未来要提高效率新的方法也很重要。这些融资方式它的成本,你也说到了,你总是可以来提高你的利润的,但如果你的开支不断增加的话,你的底线可能最后不会有太多的利润。我认为现在美国是面临一些机会的,比如当他们找合作伙伴时或提高效率时,都会造成开支的上升,而这些银行从监管、利润角度来说,如果你能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为这种交易融资并且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话,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方向。

  万晓芳:我说说我的观点,认为金融互联网化在ABS未来这方面也是很有前景,我观察现在ABS的特点,什么样的资产才更容易发行ABS,它有这么几个特点:

  1、跨区域、跨行业,也就是说在区域和行业风险上要足够分散;

  2、自身要有比较好的经营现金流,这也是属于资产比较零碎,而不是说风险特别集中。

  3、还有一些新兴行业,环保、医疗、教育、车辆这些行业形成的资产更容易发ABS,ABS更欢迎这些资产。我在想金融互联网化只是在技术上解决整个社会交易成本更低,效率更高,更适合越来越年轻化的人更愿意在互联网,甚至手机终端上处理它的需求。所以,未来只要符合一些便于在交易成本更低,资产更优质这种前提下,它的技术一定会会体现在融资支持上。

  Shawn Halladay:非常感谢,刚才谈的重点是目前中国主要是资产证券化,同时我们也提到了其他一些融资机会,我们也要考虑其他的机会,比如更年轻一代他们可能更喜欢网络化,同时还有养老金、家庭托管资金、医保等等。根据我们在美国的经验和全球经验来看,我认为,证券化对于更小的公司而言能够帮助他们和大公司进行竞争,从成本效率考虑,所有人都会用证券化,在市场倒闭的情况下,我会把它看成是一个警告。我觉得它的确是一种融资的资源。除了证券化以外,我们还有很多方法可以使用,比如基金会能够更好地推动基金融资的发展。

  下面是观众Q&A环节。台下的观众对于我们刚才谈到的内容有问题吗?

  问:我做个评价,也不是提问,并不是中国的状况,是全球的状况,目前全球的利率都特别低,但流动性又很不错,现在的问题并不是找到资金,而是让资金找到好的资产,我认为目前中国租赁市场也是这样的,其实它就是个循环,有时候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要找到好的基金,有时候在这样的环境要找到好的资产,但在现在的世界,我并不是说一个现实,而是我们可以,中国也可以拿到很多的资金,而且比两年前要更容易拿到资金。

  Shawn Halladay:好的,再次感谢本次圆桌二的各位CEO,感谢各位的智慧,也感谢现场各位的参与以及倾听。